網站簡介

山行踽踽且忘人生路遠,野地裡坐下來看看天空-----這裡將瑜伽宇宙論哲學宇宙力量(prakrti)之悅性(Sattvaguna )、變性(Rajoguna)、惰性(Tamoguna)SRT三種靈、心、身屬性(精神意識S、心靈R、物質T)導入易卦天人地三爻(三、二、初爻)回溯建立易的幾何結構(幾何易)而與神聖幾何(生命之花、四面體星Merkaba)整合為一,形成太極MKB(太極Merkaba宇宙能量幾何)理論為基礎之“SRT△宇宙網格生命之花太極MKB”,嘗試以此建立大、小、微宇宙共通之靈性科學的科學系統。或下載作者《心靈DNA,靈性符號的幾何世界》一書獲取體系較為完整的閱讀 (請參見“心靈DNA靈性符號的幾何世界”一文說明,并點擊該書下載連結。網頁及書的初始材料請見“研究筆記”一文,亦提供下載連結。)
*2018.2.1與某出版社訂約出版,歷經半年多的延宕終於也完成了一校,未料出版社最後認為這書太過艱深難懂無法出版,終於今日2018.10.8與我協議解約,因此自即日起我又將這書重新po上網頁,回歸自由共享的初衷 。2018.10.8
*2017.4.21起已关闭留言功能。新增修订版八卦、六十四卦太极MKB立体几何模型在太极Merkaba模型相片图集图10.1、图22-30

球面环太极Merkaba与柏拉图立体嵌套

一个四面体星由阴阳两个正四面体复合而成,其中嵌套了正八面体,而正四面体又可以嵌套于正六面体之中,于是一个四面体星太极MKB便直接包含了地水火风空五大五个柏拉图立体之中的三个——正4、6、8面体(火地风)。
正12、20面体(空水)则以互相对偶的方式各自有六边相应重合于正6面体各面平分线(即正6面体三维方向对切之平分线将正六面体均分为8个,也对应正8面体各边及其投影于球面之SRT三环)而可以嵌套于正6面体之中。(图1、3、3.1)
以上所述,一个四面体星太极MKB便同时包含了整个柏拉图立体(五大),这是以五大之最粗钝元素地大(正6面体)透过四面体星太极MKB(四面体星八卦8个顶点即正六面体之8个顶点)将五个柏拉图立体嵌套为一体(图3说明文字)。嵌套方式为地6(火4(风8))或6(4、8)、地6(水20、空12)实际上同于6(4、8、12、20),即正六面体将其他四个正多面体嵌套于其中,而火元素(光)之阴阳正4面体所构成的四面体星太极MKB之SRT白红黑各边以太极(即球与四面体星之共同中心)为光源投影于外接球球面便是SRT连续三环(8、12、20面体,其中12、20面体之八卦SRT球面投影以非连续的方式与八面体之连续三环重合而隐含于其中)及SRT非连续六环(4、6面体)共九环。(图1、2)
而这个球面九环太极Merkaba,形式上与约5000多年前新石器时代晚期薛家岗文化遗址的“六孔陶球”一致,由此再次说明了太极八卦与四面体星Merkaba实为一体两面,称之为“太极Merkaba”(参见图2说明)。换言之,以SRT白红黑三维爻做出之球面(九)环太极Merkaba、四面体星太极Merkaba、八面体八卦反映了帛书卦序(上卦阳卦乾艮坎震、上卦阴卦坤兑离巽,以及下卦乾坤、艮兑、坎离、震巽)这就表明了帛书卦及其镜像之京房八宫卦与薛家岗六孔陶球八卦发展上的的一致性,也就是两者分别表现了四面体星太极MKB各卦的时间序列与空间分布,一如速度与位置无法同时确知,文化意识上总会较关注地去掌握测量其中之一,这就形成了人类在时间向度与空间向度上的不同发展,作为文明的符号象征,易卦与Merkaba六芒星正体现了人类意识对于宇宙的观察。
图1:三环太极Merkaba
三环将球均分为8个象限,对应8面体各面及4面体星8顶点,即对应了八卦之阳卦阳四面体乾C艮B坎A震G、阴卦阴四面体坤C兑D离E巽F。(SRT三环,参见“易卦,宇宙理念的数学几何观”图2先天64卦方圆图、图3.1.2立体易卦)
图2:九环太极Merkaba
球面9环太极MKB与四面体星太极MKB,两者之八卦SRT三维爻平面投影的对照。注意后者并未表现12及20面体之SRT维爻(对照图4)。而球面九环太极MKB与新石器时代晚期薛家岗文化遗址出土之“薛家岗六孔陶球”形式一致,依本文理念,若“薛家岗六孔陶球”反映的是八卦,那么陶球上面的纹饰正是3维8卦四面体星太极Merkaba的球面投影,即此图所示球面9环太极MKB。或者如下图2.1所示,将A.四面体星代换成B.六面体(立方体)内嵌套对偶之八面体则C.沿八面体SRT三边切分立方体成八个小立方体,八个小立方体合组之八卦立方体(下图2.1SRT维爻切分)各边之球面投影即六孔陶球,A.B.C.三者同一无别,皆是太极MKB八卦的变化形式,同样都可以表现为球面(九)环太极MKB。六孔位置在8面体八卦的6个顶点上,亦即球面3条SRT互相正交连续环的交点上。光谱颜色红橙黄绿蓝靛紫白对应音阶CDEFGABC及八卦坤兑离巽震坎艮乾。
距今5000多年前新石器时代晚期薛家岗文化遗址出土之“六孔陶球”,图片取材自郭志成、郭韬《走进伏羲》。依郭氏看法认为此即尚书所谓之神物“天球”或照易学角度应称之为“元苞”而“元苞”即古代球形的易的立体模型。
立方体八卦内对偶嵌套正八面体八卦(图左)即等同于四面体星八卦(太极Merkaba),太极MKB的球面投影即球面(九)环太极MKB(图右)。即太极MKB四面体星八卦由中心点向其外接球球面作径向投影。
柏拉图立体嵌套(图3~6),每一个正多面体都可以将其他四个嵌套于其中,共有5×4=20种基本嵌套,无论以何种方式将全部五个柏拉图立体嵌套为一体,虽然因为内外顺序不同,于是由乾陽极向坤阴极之平面投影会有差别(此即传统之灵性科学对于五大顺序的歧见所在),但整个嵌套之外接球球面SRT九环的投影永远不变,这个SRT九环正是四面体星太极MKB的球面投影,这也是为何以四面体星太极MKB表示宇宙能量基本结构的原因。因此可以用球面SRT九环太极MKB统一任何形式之柏拉图立体嵌套及其平面投影(包括本文所提出之柏拉图立体嵌套太极MKB及Metatron立体,详见图4、5对两者关系的说明)。太极八卦、四面体星Merkaba、六芒星大卫之星异名而同指,并且以此为基础发展出更多维度及面向之卦(6维64卦、9维512卦、12维4096卦)与各种Yantra(如Shri Yantra),及其整体之宇宙网格生命之花,同理也可以将它变换成球面环的版本。对于宇宙网格生命之花与太极MKB的不同投影方式,提供了我们多面向的理解。
最后,就柏拉图立体的角度来看,阴阳之分判,其一是如图4所示之阴阳三重对称,这可以经由各多面体之自旋而成立(○△圆三角,以阴阳四面体星太极MKB帛书卦为代表。○为多面体外接球)。其二是如图3及说明所示将多面体切分为二,亦即将多面体沿着外接球面SRT维爻互相正交连续3环的其中一环将多面体切分为二,若是沿着R维爻(红)切分便得到先天卦之阳卦乾兑离震与阴卦巽坎艮坤(○□圆方,参见图3说明及4面体星太极MKB图将六面体切分为二。若阴阳切分到八面体便形成阴阳相对共享正方形底面之两个金字塔形。亦即SRT白红黑三维爻之八面体八卦若以R二爻(红)切分则先天阳阴卦。若以S三爻(白)切分则阳卦乾兑坎巽、阴卦坤艮离震。若以T初爻(黑)切分则阳卦乾巽艮离、阴卦坤震兑坎。八宫卦序乾震坎艮坤巽离兑是顺时反转四面体星太极MKB,而帛书卦之逆时正转四面体星太极MKB为乾艮坎震坤兑离巽,因此京房八宫序八卦恰与帛书上卦序八卦在太极MKB球上为镜像之顺时反转与逆时正转的关系,说明两者同出一源而为正反两面(图2.1逆顺时正反转太极MKB之镜像代换。逆顺时正反转太极MKB参见“易卦,宇宙理念的數學幾何觀”图6~9)。以京房为例其八宫卦之外内层卦序正反映了六面体内嵌套了四面体星与八面体,由于六面体与四面体星可以互相代换,便如同六面体或四面体星之内嵌套了一个八面体而阴阳四面体正好围成这个八面体,外层卦序(八宫)为自旋判阴阳之顺时反转的SRT四面体星太极MKB,内层卦序(宫内八卦)则为切分判阴阳之顺时反转的SRT八面体八卦。京房作法之外内卦序反应了六面体与四面体星和八面体的外内嵌套关系,而帛书64卦上下卦相乘作法反映的是四面体星及其主次四中脉中轴的关系,再就太极MKB相应之帛先64卦上卦自乘方阵成64卦而言它反映的是太极MKB在3、6、9、12维8、64、512、4096卦间的升降递变。同理,若是京房八宫64卦改为依先天64卦之方法而成卦,则八宫序八卦自乘,这样的京房先天64卦便与帛书先天(帛先)64卦完全镜像对应。事实上京房先天64卦与京房八宫世魂所表示之64卦等同,世魂乃是从点线面体几何元素的角度来描述这个64卦的几何结构,参见“六维64卦太极Merkaba的几何结构及能量变化”图3.1.1及详细说明)。因此自旋与切分是直接对多面体立体卦动态的探讨,而投影与展开则是二维地对多面体立体卦的静态的观察。图6之柏拉图立体嵌套太极Merkaba是自旋平面投影,而含山玉片(归藏易)、连山易则可能是八面体卦的投影与展开(含山玉片与连山易参见郭志成、郭韬《走进伏羲》。
图2.01:含山玉片(含山玉版)
含山玉片,1987年安徽含山县凌家滩大汶口 文化遗址墓地中发现,与“薛家岗六孔陶球”同为5000多年前新石器时代晚期的出土文物。相关图文取材自郭志成、郭韬《走进伏羲》,郭氏认为含山玉片可能即古代所谓之“河图”,但此“河图”并非刘牧“河图”或朱熹“洛书”。
圆中心之八角图即正八面体之投影图式,其投影方法请参见本文文末附记附图。

八角图屡广泛见于2000~4000B.C.之史前文明,至今中国西南少数民族风俗中仍保有此种图像,美洲亦有多处发现,学术界普遍认为这是一种无卦画的八卦图式。依玉片长短边4、9及5、5孔以及夹藏玉片于其间的玉龟背甲在下8孔、腹甲在上5孔皆合陈抟龙图数而显示龙图数并非无所本,其所本符于此含山玉片河图而非世传刘朱河图洛书,加上玉片所显示的四正四维八个方向矢标,显示玉片所表示的不只是单纯的正八面体2维平面图式,而且也恰恰就是正八面体八卦,以上举郭氏书中所论证者。
正八面体与正八面体发展出来的四面体星几何结构,在西方神圣几何与瑜伽人身Cakra脉轮能量系统中为心轮之几何而对应四大或五大之风元素(气、能量),而含山玉片夹藏于玉龟腹背甲之间并置放在墓主人的胸口上,胸口心轮于丹道为中丹位置所相应,中丹为太极所在,乾天在上、坤地在下,人在其中,心合体生、心离体灭,物身逆旅,来去皆此心,其中含义不言可喻(参见“人身小宇宙”等相关篇章)。
另有研究认为玉片为天文观象授时之用,8矢标为8个方向,外层指向玉片四角之矢标为冬夏至之日出日落,4孔长边无凹边为北,九孔长边为南,两五孔短边为东西。亦有主张玉片为日晷者。事实上八方位、冬夏至天文观象授时、月相变化或日晷圭表(参见“易卦,宇宙理念的数学几何观”日月易卦圆图)、河图洛书点数等等本就与八卦关系密切,就易卦几何而言主要重点则在于确定中央八角图式为正八面体之投影。
一般常见之八角星(Octagonal Star)几何图案与玉片八角图式类似而实不完全相同,前者是由正方形(如文末附记附图淡水红毛城领事馆地砖图案)或正八边形做成,因此正方形各边成对之两个三角形之间为直角,而含山玉片同样位置两三角形之间则反映了正八面体各面正三角形的60度角,这也证明了含山玉片的八角图是正八面体的投影结果而与一般所见八角星直接由平面正方形或八边形做成之太阳纹象征实不相同。
图2.02:含山玉片八角图(逆时正转正八面体八卦投影八角图)
在许多文化中常出现的八角星(Octagonal Star)几何图与含山玉片八面体投影的八角图式极为类似而实不同,玉片八角图为正八面体八卦之投影,八角星则是由正方形或正八边形所做成。《走进伏羲》一书对玉片八角图为正八面体八卦之投影多有论证,这里根据该书及笔者以太极MKB模型实验,得出八面体投影图式详细的形成过程,并比较玉片八角图与一般所见八角星的异同。相对于含山玉片八角图之直接由正八面体投影而成,八角星正方形各边成对三角形间的夹角为直角,而含山玉片正方形各边成对三角形间的夹角为反应正八面体各正三角形面的60度角而投影成八角图之锐角。
图中所示以T维爻黑色切分阴阳卦,实际上也可以SR白红维爻来切分。
图2.03:含山玉片正八面体自旋投影展开图
切分阴阳卦两个金字塔形的正方形底边可以是SRT(白红黑、天人地)三维爻之中的任一个,亦即球面环太极MKB SRT连续三环之中任一环,反应在立方体八卦即为通过立方体各面的十字形平分线(即图2.1SRT切分。
立方体八卦之内对偶嵌套一个八面体八卦便等同于一个四面体星八卦)。这是对3维几何卦体的切分阴阳。
实质上八面体八卦是由8个正三角形的2维平面卦所组成,三角形三边以天人地SRT白红黑代入便成为SRT△三维爻卦,其对应的一维形式便是通行的三爻卦画,以此三角形2维平面卦为基础发展成正四面体卦而构成8个正四面体卦围住一个正八面体八卦,亦即正四面体星太极Merkaba八卦。
一维三爻卦画又可以更简化地以以点数表示(即如河图洛书九宫幻方之表示八卦),文化上之易卦其整体由伏羲而夏商而周是一个体、面、线的发展过程(伏羲三维立体易、夏连山商归藏二维平面易周易一维线的三爻卦画)而点数作为几何的最基本元素则在存在于体面线的每一过程中。

同样可以依SRT维爻其中之一为底面正方形展开阴阳相对两个金字塔,将此正方形四边拉开成一线则线之两边阴阳相对各列四卦四个正三角形其形如山谓之连山。这是切分平面展开。),球面环太极MKB与薛家岗六孔陶球则为自旋球面投影。各种不同的自旋切分与投影展开形成了时空上不同的序列与观察位置,而分殊为种种卦序。简言之,自旋切分判阴阳,投影展开观其象。(参见“易卦,宇宙理念的数学几何观”图2-3先后天八卦与太极Merkaba帛书八卦对照图及其说明)
以上将四、六、八正多面体与易卦,基于太极MKB的理念而视为一体,另外两个12与20多面体则如图2、3.1所示各以6个边对应SRT正八面体八卦各边,再考虑如图4之阴阳三重对称(将12、20面体自旋),则12、20面体之八卦SRT维爻表现在正六面体各面中间而为十字形,与八面体八卦各边SRT维爻在六面体上的投影重合。因此四面体星太极MKB表现了4、6、8面体SRT八卦,而其中的8面体SRT八卦则表现了12、20面体SRT八卦。即如图5、6所示五个柏拉图正多面体嵌套为一体。
将图3之逆时正转4面体星太极MKB艮B震G互换、兑D巽F互换即形成顺时反转京房八宫六面体(或四面体星)太极MKB,两者之外接球(太极MKB球)旋转方向相反(即逆时正转与顺时反转),阴阳四面体之互旋方向也相反。即前述之两者互为镜像(图2.1逆顺时正反转太极MKB之镜像代换)。
必须注意的是《宇宙意识的显现与演化》在一般情况下所讨论的是逆时正转太极MKB(帛书卦),犹如当我们说‘物质’时,指的就是‘物质’而不是‘反物质’。当然说出其中之一,也就等于说出另外一个,因为它们是镜像关系。这样的镜像关系无疑是另一种层级的阴阳,可以从‘同反显隐’的角度来观察。
《参同契》之古典的丹道灵性科学所运用的易卦原理与京房易卦有很深的关联,这亦反应在《宇宙意识的显现与演化》中太极MKB对大小宇宙所作的描述(参见‘小宇宙’及‘太极Merkaba帛书卦与九宫幻方’各图)。关键之点就在于以太极MKB为宇宙能量的几何结构(参见‘导论’),而几何是宇宙性的共通语言,其内在本质为波动,万事万物都是这宇宙波动的显现,太极则是这宇宙波动的开始之点。
图2.1:逆顺时正反转太极Merkaba之镜像代换     I.107
注意此图SRT切分立方体只考虑卦的位置对称关系,更完整的镜像对称应如次图2.2.(考虑SRT色彩属性及阴阳),这里保留原始手绘图及其说明和新图2.2作对照。底下是对原始手绘图2.1的说明,SRT切分应以图2.2为准:
先天之六、八面体切分阴阳卦互旋之中轴有三个即八面体之三个对角线,而帛京四面体星与六面体三重对称自旋阴阳卦互旋之主次中脉中轴有四个即六面体或四面体星之四个对角线。三、四两组对角线中轴各成系统,静态观察整个嵌套之阴阳卦互旋中轴共有4+3=7个,而动态观察则4、3只能择一或4或3,4则见帛京、3则见先天,就个体理性意识对宇宙所作之观察来说两者无法同时并在(就此观点而言先天为先天其阴阳卦互旋中轴之两极为阴阳卦各自四卦所共之顶点而非帛京之乾坤或其他相对两卦。帛京之阴阳两极为乾坤(主中脉)或其他相对两卦(次中脉),而先天之两极为太极点运动为SRT维爻此三维爻所共之点的运动为线此线之两端点亦即球面环太极MKB SRT连续三环之六个交点,帛京为后天以乾坤为阴阳卦互旋或主中脉自旋中轴之两极。因此先后天应是动态的相对的关系而非机械的绝对的关系,另请参见“易卦,宇宙理念的数学几何观”圖2.3‘先後天八卦與太極merkaba帛書八卦對照圖’之说明则有不同的反向的观察)。图中所示太极MKB球逆顺时正反转则是基于主次四中脉中轴这个系统而描述的。逆时正转太极MKB(帛书上卦序八卦)与顺时反转太极MKB(京房八宫序外层八卦)两者若以SRT维爻切分其八面体或六面体卦为阴阳卦则相应之切分维爻为:R-S、T-R、S-T,而正反转先天卦序是R-S分别对帛书卦(逆时正转太极MKB)及京房八宫卦(顺时反转太极MKB)的切分判阴阳。
本图另参见“太极Merkaba帛书卦与九宫幻方”图1,“易卦,宇宙理念的数学几何观”图2.3及说明。
图2.2

图3:柏拉图立体嵌套
以6面体来嵌套其他四个多面体,并且可以将6面体代换成4面体星。参见“宇宙网格与生命之花太极merkaba”一文图1~4,由3维8卦四面体星太极MKB发展到6维64卦、9维512卦、12维4096卦,观察其3维投影的变化,可以发现最初的4面体星其外形结构越来越趋近正六面体,亦即一个高维度太极MKB趋近6面体而低维度太极MKB趋近四面体星。同前文图2.1.2之6维64卦太极MKB之3维投影的实体模型可以清楚看到这种变化。由此也可以知道为何要以6面体来嵌套结合全部的多面体,即6(4,8,12,20)。以太极MKB的观点而言,可以反过来描述为3维6面体与4面体星是同一个高维存在体在3维之不同面向的投影。
另外,将四面体星太极MKB与六面体、八面体一起观察,则六面体上与八面体SRT各边(投影至球面即SRT白红黑互相正交之三连续环)对应之三道互相正交之平分切线将六面体均分为八,其中R维爻(红)将六面体平分为二,阳卦乾兑离震、阴卦巽坎艮坤,也就是周易先天卦的分法(参见“易卦,宇宙理念的数学几何观”图2先天64卦方圆图之划分法及其说明),在八面体上则是两个相对之金字塔形。如是则帛书卦是对阴阳四面体星太极MKB的观察,先后天卦是对阴阳六面体(图4)依R维爻(红)分阴阳卦的观察(SRT三维爻,R二爻(红)居中将八、六面体均分为先后天之阴阳卦,理论上依SRT可有三种均分,而每一种均分皆阴阳卦各有四卦,排列组合可得多种卦序,传统先后天只是其中一种。参见"易卦,宇宙理念的数学几何观"图2-3先后天八卦与太极Merkaba帛书八卦对照图,"太极Merkaba帛书卦与九宫幻方"图1说明,于是可以从成卦过程、九宫幻方、柏拉图立体三个面向来观察太极MKB帛书卦与先后天卦或其他可能卦序之间的关系)
图3.1:12与20多面体之对偶嵌套
依四面体星太极MKB观点,12与20多面体如上图各自其中6边即12、20多面体八卦之白红黑SRT维爻的所在(对应8面体八卦与球面SRT三环)。4、8面体八卦之白红黑SRT维爻在各边,而6面体八卦之白红黑SRT维爻则在各面之对角线上。 因而整个柏拉图立体嵌套太极MKB或任何形式之嵌套的多面体八卦的SRT维爻最终都可以统一表现在四面体星太极MKB的球面投影上,亦即图1、2所示。4、6、8多面体八卦SRT维爻,参见“易卦,宇宙理念的数学几何观”图4、5.4、8以及“宇宙网格与生命之花太极Merkaba”图2.1.2
图4:柏拉图立体三重对称嵌套
多面体的三重对称即是经由乾陽极C俯视坤阴极C的平面投影(即是在2维宇宙网格生命之花上面的太极MKB之作法,参见“宇宙网格与生命之花太极Merkaba”图1),本图表示了各多面体三重对称的阴与阳,在四面体星太极MKB之中由阳卦阳四面体与阴卦阴四面体代表。
若不考虑阴阳而将20、12面体依其中心自旋轴C上面对应的斜向的△、Y转正,便是Metatron立体的作法,这是柏拉图立体嵌套太极MKB与Metatron立体最显著的差异,其关系详见图5说明。
图5:柏拉图立体嵌套太极Merkaba-1
整个嵌套可以球面环太极MKB与Metatron立体或其他形式柏拉图立体嵌套统一。6(4(8))及6(12,20)之嵌套,等同于6(4,8,12,20)。柏拉图立体嵌套太极MKB与Metatron立体对于20、12面体的安排有着较明显的不同,前者考虑易卦SRT三维爻之统一(这表现为球面九环太极MKB),而后者Metatron立体完全不考虑SRT三维爻,因而将20、12面体做了旋转以求在2维投影上的一致。亦即若Metatron立体考虑SRT三维爻之统一,则20、12面体将依图4所示三重对称做法,加上阴阳对称,如此Metatron立体便转换成柏拉图立体嵌套太极Merkaba。这就说明了神圣几何生命之花、易卦、瑜伽SRT三角所成之宇宙网格,三者是一体之不同面向,若依太极MKB之理念还原合为一体 ,便能更全面完整地认识宇宙。因此可以说‘柏拉图立体嵌套太极Merkaba’是基于易卦的SRT△结构而对Metatron立体加以重整的结果。或者反过来说,‘Metatron立体’一如‘四面体星太极MKB’都是柏拉图立体嵌套太极Merkaba’的简洁版本(’简洁版本‘另见图6说明)。
图6:柏拉图立体嵌套太极Merkaba-2
整个太极MKB球以乾坤一线为中脉中轴,其中心点(球与全部多面体之中心)即太极F#(乾坤在直径中脉中轴之两极,太极在中心。图所示为由乾阳极俯视坤阴极方向之2维平面投影)。它的简洁版本即四面体星太极MKB。
SRT连续三环为音阶F心轮风元素正八面体八卦SRT各边(12边)之球面投影,此三环互相正交将太极MKB球均分为八卦八个象限,每象限SRT三维爻。
心轮风元素(气、能)所代表的能量,包括心能、物能,也是一般广义太极中丹所在,是阴阳的中间态,依mv理论及太极MKB则是F#本心自性mv太极中丹。以这个代表心的正八面体向外衍生则出现代表三维空间物质世界的四面体星八卦,3维四面体星太极MKB八卦之中再做出6维64卦太极MKB将心物一起显现,因此正八面体八卦是隐态的心物能,四面体星太极MKB八卦是显态的心物能并且进一步于6维64卦之中呈现运作,隐态能量以趋向中性太极方式位置存在而为混沌中阴(于人表现为各种层次之三摩地定境),显态能量以趋向阴阳两极方式往来运动(趋向低熵,能量流动而成就万事万物)隐显无法同时并在,......隐显隐显......依序间隔前进,这也正是时空实虚体-mv(+mv)物、+mv(-mv)心的运动方式,其初始显现的便是巨观上看似连续但微观上实非连续的时空体(即五大之空元素,mv空元素真空能量参见“六维64卦太极Merkaba的几何结构及能量变化”64卦太极MKB与Nasim Haramein统一场论的关系)。所以正八面体或四面体星太极MKB之SRT连续三环犹如表现为斥力与引力(反重力与重力)之封闭弦(8面体隐态能量SRT连续三环为斥力,4面体星显态能量SRT连续三环为引力)。另方面,非连续三环则犹如开放弦表现为物质及其他三个基本力(而四个基本力是宇宙力量T△的最粗顿表现,T△还有更精细的层面,此外宇宙力量还有比T△更精细的R△与S△分别主导物质、心灵与精神即所谓之身、心、灵)。在此是心物为一而论,心物mv、心(物)+mv(-mv)、物(心)-mv(+mv),依意识之定位所在而有不同面向,这也是传统物质科学与传统灵性科学最大的冲突所在。须知物质是最低阶的精神,精神是最高阶的物质,宇宙BC之中物质点与至上点实为同一点,太极与无极如一无别。
将投影序反过来由外往内,一维环可以自成圆面或自旋成二维球面或多数环(3环、9环)共构成球面,二维圆面自旋或球面投影成三维球体,球面上的多数一维环(即球面九环太极MKB)在球体中投影成五个柏拉图立体,我们以为自己身处三维世界,实际上我们只是二维的存在而已,我们是活在被投影出来的我们自己的幻象世界中,或者更好地说,我们是宇宙的一个Maya幻化,当然对我们自身而言我们是相对真实的存在者,面体之间有着全息关系,同理点线之间、线面之间、面体之间、点与球之间也都有着这样的全息关系。这就是无极生太极(点)生两仪(一维线、弦、环)生四象(二维圆面、球面)生八卦(三维多面体)。
另外一种常见的柏拉图立体嵌套是由外而内12(6(4(8(20)即空地火风水,并且因为12与20面体互相对偶,因此12面体之外可以得出一个更大的20面体,20面体之内可以包住一个更小的12面体,结果就是可以往内往外无限地嵌套下去而成为…12(6(4(8(20(12(6(4(8(20…这样的无限序列,另一个相同形式的无限序列嵌套是同样首尾最外最内为互相对偶的6、8面体,至于4面体自对偶故无法形成类似上述型态的无限序列(4面体自对偶有其特殊的无限序列嵌套,稍后在其他无限序列里会加以讨论),也因此自对偶之4面体自我复合成4面体星并且与6面体互相代换而构成可以让物质稳定发生并存在之3维空间,于是形成6(4、8、12、20)柏拉图立体嵌套太极MKB,并由四面体星太极MKB为代表。相对来说本文图3所示6(4、8、12、20)是有限的序列,它是在一个多面体内不分内外地同时嵌套其他四个多面体,这样的有限序列表现了3的整数倍维度(3、6、9、12维,8、64、512、4096卦)一个稳定的存在场(参见“為何是三維”),这也是太极MKB的基本理念,类似的有限序列还有分别以4、8、12、20同时将其他四个嵌套于内。五种有限序列里以6面体嵌套其余四个,乃是基于我们目前的生命形式存在于以三维物质空间为基础的世界里,当我们变换到另一种生命形式时,原来的有限序列也会跟着变换(比如仅具有火风空三大元素之'天人'这样的生命形态,它也只需要4、8、12三个多面体的嵌套来作为它的能量几何的结构)。
至于无限序列是非稳定场,它并不显现为一个有形的世界,亦即它是纯粹理念性的。无限序列表示了宇宙BC循环的离心阶段,有限序列则表现了向心阶段。从易卦卦序来说,无限序列BC离心是先天卦序,三爻成卦TRS,八卦同时成立于离心阶段的终点(亦即物质宇宙α始点),而这个终点也正是有限序列向心阶段的开始,表现为帛书上卦序的太极MKB,三爻成卦SRT,首成乾坤,续生艮兑,终立坎离震巽(先天、帛书卦序及其成卦之异同,参见"易卦,宇宙理念的数学几何观"图2-3先后天八卦与太极Merkaba帛书八卦对照图 )。
此外还可以有其他的无限序列,五个一组,依内外而任意嵌套,在纯粹理念里这表示了无限的可能性。较为特殊的是4面体自对偶的无限序列嵌套,作成4面体星,一个4面体星可以向外向内无限嵌套4面体星,依本文所述以4面体星太极MKB及其球面环太极MKB来看,实际上即包含了任何可能形式之柏拉图立体嵌套,这就形成五个多面体以一体的方式向外向内无限自我嵌套,以维度而言便成为...12、9、6、3、6、9、12...无限序列,由3维向外向内,最终都会到达12维(参见“宇宙中脉”图1、“全维度多重生命之花”图1、“宇宙网格与生命之花太极Merkaba”图1~4高维度太极MKB如何在3维8卦太极MKB之中建立起来),这个12维与3维互为镜像,而6、9维是另一组互为镜像的维度。4面体自对偶,表示“光”(火元素)同时是自己也是自己的相反,是一种同反显(参见“同反显隐”),就物理意义而言,粒子与反粒子互相湮灭为“光”其质量为零,速度为C,因此“光”成为3维与高维之间的屏障或界面,而四面体星太极MKB的无限序列便表示了“光”可以穿梭于不同维度,而在各个不同维度之中的“光”自有其速度,相对于3维,高维之光速远大于3维的光速C。(维度参见“宇宙中脉”图1)
我们是在宇宙意识无限可能性里聚焦收敛而成的一个存在世界。因此有限序列究竟来说是无限序列的一个定格,于是我们获得了位置而失去了速度,结果就是被限定在3维世界及光速C之下,构成了我们在4维时空体的存在。反过来说,当我们获得了速度而失去了位置,也就意味着我们的存在只是“光”(不具有较火元素“光”粗钝的地水二元素)而不再有一般意义下五大具足的物质身,简单地说,这发生在死亡沉睡或三摩地定静态的暂时的身心分离的离体心状态之中。
唯有如此我们才能面对自我与宇宙而有所观察、思索与认识。
回归到根本之处,宇宙形态的发生,从太极Merkaba能量几何的观点来看,一切都是永恒不变的宇宙意识之圆以及恒常变动的宇宙力量之SRT三角所构成的(柏拉图立体之中四面体星MKB与六面体的互相代换,○与△有时也被描述为○与□,文化上看到的最具代表性的,前者是圆三角的生命之花Merkaba,后者是圆方的易卦,事实上是圆三角之中有方,圆方之中有三角。),依观点之不同两者互为阴阳,是为创生源头之宇宙至上本体、道、实相、GOD。所以用球面环太极MKB统一诸多形式之柏拉图立体嵌套太极MKB。且道:
生命微浅,宇宙无穷
人欲归去,乘风无方
世界偌大,在此一心
空空如也,幻梦一场

2014.3.13新增图2.2与原手绘图2.1对照。2011.10.28   更新1110薛家岗陶球及图2说明,1116-19图3说明,1128图2之后【最后...】阴阳分判之自旋切分,1129京房八宫、参同契,1201图2.1正反转太极MKB之镜像代换,1209京房先天64及【以上...】,1215图2.1说明【先天之六八面体切分...】,1220图4、5说明(关于柏拉图立体嵌套太极MKB与Metatron立体之关系及其转换),2012.2.5文末附记八角星,0214~19图2、2.01~2.03增“六孔陶球”、“含山玉片”相关各图
附记:八角星

1891年淡水红毛城前清英国领事官邸客厅八角星几何地砖

注意导览牌说明,拼贴地砖为1891年建成时留存至今

注意比较八角边长与正方形边长,相对于含山玉片八角图之直接由正八面体投影而成,这个平面八角星则是由平面正方形合组而成,因此正方形各边成对三角形间的夹角为直角,而含山玉片正方形各边成对三角形间的夹角为反应正八面体各正三角形面的60度角。
因此含山玉片八角图与一般所见由正方形或正八边形所做出来的八角星(Octagonal Star)类似而实不同。含山玉片本质上反应了正八面体八卦而非如八角星在许多文化中作为太阳或星辰的象征。由于玉片的八卦八角图与八角星极为类似,在同一文化遗址发现的玉鹰上的八角图也似乎被当做八角星使用而作为太阳的象征,但由八角外接一个圆来看,显然是与玉片表八卦之八角图同源而只是被衍生借用为八角星的太阳图象(玉片八卦八角图中央的正方形在玉鹰八角图变成象征太阳的圆形,但外圈大圆仍旧保留)